<li id="excyb"></li>

  • <object id="excyb"><nav id="excyb"><small id="excyb"></small></nav></object>
      <track id="excyb"></track>
        <td id="excyb"></td>
        <td id="excyb"></td>

      1. 當前位置: 首頁 > 長壽養生福地 > 長壽美食
        舌尖上的春天
        來源:如皋市人民政府 發布時間:2022-02-19 10:25 字體:[ ]

        春天,萬紫千紅,景色秀麗,確實夠撩人的。人們做伴春風去踏青,既飽眼福又愉悅身心。不過對我而言,這些全都是過眼云煙,那些春天的“時鮮”美味,才是春姑娘送來的最好禮物,整個季節我的舌尖都縈繞著春的味道。

        初春時節,春寒料峭。小城的街頭巷尾,出現了一些挎著小籃子的村婦。竹籃里擺放著扎成一小捆一小捆的香椿芽。香椿芽透著嫩紅色,抓起一捆湊近鼻子聞聞,一股濃郁的香氣直透心脾。香椿芽是香椿樹的嫩葉,俗稱“香椿頭”。盡管價格不菲,每年春天作為“頭牌菜”,人們還是舍得買點嘗嘗鮮的。記得小時,家里的小院里就有棵香椿樹。每當春風吹綠柳葉,我家的香椿樹也捺不住性子,枝干上開始綻出嫩芽來。一叢叢似紫色的瑪瑙,羞羞答答得像是一群懷春的少女,將那特殊的香氣散發在小院。谷雨前的香椿芽很嬌嫩,用手指輕輕一掐便采下來了。據奶奶說,采“香椿頭”還有些講究呢!最好是在清晨帶露水的時候采,才不會影響到第二次發芽。

        采下的香椿芽可以涼拌、炒雞蛋、做香椿攤餅。但是不管做啥,制作前最好用開水過一下,不僅可以去澀,而且香椿芽顯得更加水靈濃香起來。

        香椿攤餅和楊柳攤餅的做法大致相同,面粉里打兩個雞蛋加水攪成糊狀,在熱鍋里攤開,要熟前灑上豆油,然后均勻地撒上剁碎的香春芽,一鍋香噴噴的香椿攤餅就做成了。那時候有人取笑村里做吃的比較“拿手”的女人,編排了幾句順口溜,我還記得其中幾句:“捺的疙瘩斤把重,攤的燒餅像斗篷,聞上一口腳膀子走不動……”

        “夜雨剪春韭,新炊間黃粱?!贝禾煲坏?,農家的菜園子一片嫩綠,第一茬春韭菜破土而出。韭菜葉細如柳,青翠如麥。春雨一灑,一個勁地瘋長,不到半個月,便綠得惹人眼饞。

        母親說,春天第一刀韭菜最好吃。每當開割的時候,就會叫我帶上鉤刀去割韭菜。韭菜炒雞蛋是道不錯的下酒菜,每當父親從田間勞作回來,母親就會為父親炒上一盤韭菜炒雞蛋。雞蛋金黃,韭菜碧綠,黃綠相間成了一盤藝術品。父親呷一口酒,搛一筷韭菜炒蛋,嘖嘖嘴連說不丑,韭菜炒蛋就是鮮。

        韭菜除了炒蛋吃,還可以煎餅,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韭菜盒子。把嫩嫩的韭菜切碎加兩個雞蛋和到面糊里攪勻,然后用勺舀起來下到冒煙的油鍋中,用小火煎至金黃。這時候,灶間里便散發出一股誘人的香味,饞得人直流口水。韭菜有著超強的再生能力,每年春天,都能吃上好幾茬呢!

        每當春天,母親還要嘮叨著要回鄉下去挑點薺菜來嘗嘗。其實,現在城里的菜市場,薺菜到處都有得買,而且顯得嫩綠嫩綠,惹人喜愛??墒悄赣H“不買賬”,說這些薺菜不姓“野”,都是蔬菜大棚里種的。薺菜過去在農村不算個什么寶。初春時,一叢叢,一簇簇,遍地都是。帶上一把小鍬,提著竹籃,去田野里溜一圈,不消個把鐘頭,就能挑滿一竹籃。民間一直有“三月三,薺菜當靈丹”之說,古代經典《詩經》里也有“誰謂荼苦,其甘如薺之句”,足以說明兩千多年前人們對薺菜就有所了解。薺菜可以炒著吃,也可以加點炒熟攪碎的芝麻和花生涼拌。但是,薺菜還是包餛飩最鮮美。薺菜用開水焯一下擰干切碎,然后拌進剁好的肉餡里。煮熟的餛飩吃起來鮮美無比,那真叫一個“打嘴不丟”。

        也正因為如此,每年開春,進城已有幾年的母親總還是惦記著鄉村的野薺菜,樂此不疲地往返城鄉,挑些來讓兒女們嘗鮮。

        初春三月,河坡田野,枸杞冒出了盈盈的綠。春天萌發的嫩芽,稱為枸杞頭,自古以來就和薺菜、馬蘭頭并稱“春野三鮮”,民間亦有“春日杞芽似人參”的說法。作為一種春天食用的野菜,采摘回家,涼拌然后淋點芝麻香油,吃起來既樸實自然又不失高雅之氣。在我的家鄉,枸杞頭都是野生的。到河坡田岸上走一走,到處都有這種被村民們稱為“狗腳條”的植物,鮮嫩的枸杞芽一抹一大把,采來的嫩芽清香撲鼻,帶回家洗凈,用開水一焯,瀝干水,加點鹽、醋、香油等調料,一盤色香味俱佳的菜肴就上桌了。民間傳說,枸杞莖是神仙的拐杖。道書中說:“千年枸杞,其根形如犬狀者,方士稱西王母杖”。白居易有“不知靈藥根成狗,怪得時聞夜吠聲”的詩句。春天的“時鮮”在舌尖縈繞出春的味道,有時候覺得童年已經走遠,其實童年就端坐在味蕾里。

        操逼网址